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复婚的诱惑】(02)【作者:三百首】
【复婚的诱惑】(02)【作者:三百首】
字数:56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二章、嗓子哑了

  「琼儿。」

  「怎么了?」

  杜鸣把苏琼内裤的那片小布挪向一边,仔细审视着娇滴滴的三角区域。
  「你的阴毛修剪过?」

  苏琼心里一颤,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。

  嗯。

  她下体的毛发有些旺盛,不过很整齐,在白皙的土丘上显得很规整。

  杜鸣对她知根知底,是修剪过的,并且是近期的,因为摸上去还有点刺手的感觉。

  再加上女儿的告密,他心里有了八九不离十的答案。

  「是自己剪的吗?」

  苏琼左右为难,不知道该如何作答,她不想让他伤心,又不想欺骗他,咬着嘴唇说道:「老公,对不起,是别人。」

  苏琼雪白的屁瓣啪的挨了一巴掌,那片区域很快变成潮红色。

  她疼得啊了一声,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。

  她看着他的脸色:「你生我的气吗?」

  当然生气,杜鸣觉得自己的心理很奇怪,听到前妻肯定的回答,虽说有些怒火,但很快被另一种情愫淹没了,这是一种竞争的热血。

  他揽着她的细腰,又在雪臀上掐了一下,道:「当然生气,不过谅你初犯,就饶你一次。」

  她很愧疚,虽说两人已经不是夫妻、她再怎么任性也不算出轨,但是她内心还是很爱杜鸣的。

  在她心里,她已经没有了底气:「老公,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?……唔……老公!」

  「小傻瓜,我当然还爱你。」他说。

  苏琼的嘴巴被杜鸣强吻了,两个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。

  苏琼决心试探前夫说的是不是真心的,她把手往杜鸣下体摸索,很快抓到一根巨物,那根巨物剧烈地抖动着,像一条愤怒的巨龙。

  他的确还爱她,如果不爱,那巨物早就软的一塌糊涂了。

  「老公,我也一直爱你。」

  杜鸣突然变得凶猛,手口并用,激烈地侵犯着苏琼的酥胸,细腰,美臀。
  苏琼接受这样的侵犯,屁股扭了扭。

  「能告诉我,他是谁吗?」

  杜鸣又停了下来,但他的下体还抵着她,在那片草坪上不停磨蹭。

  苏琼最受不了这种磨蹭,腰肢扭动,哼唧地说道:「老公,答应我,等你调回总部,我就把一切告诉你……」

  杜鸣调回总部他俩也就团聚了,到时候也会有天天见面的可能,并且如果杜鸣愿意,两人有可能会複婚。

  「小骚货!」

  杜鸣用他的硬鞭抽打着苏琼。

  不知是苏琼很享用那个称呼,还是享用下体的鞭挞,她开始嘤咛起来。
  「老公……你惩罚……我吧。」

  杜鸣的右手握住苏琼的一双玉腕,把她的胳膊推过头顶,左手环过她的细腰,将她的胴体抬高,一双玉乳很快被坚实的胸膛挤压成椭球。

  「老公,你身上好烫。」

  「还不是你这骚妇害的。」

  他一边骂,一边用龙鞭在她的阴埠摩擦。

  「老公,你的,好大。」

  「有他的大吗?」

  苏琼哼唧一声,道:「当然。」

  「他的很小?」

  苏琼瞇着眼,把杜鸣环抱在胸前,娇羞的说:「他的也大,但绝对没法跟老公的相比,老公的更烫,我更喜欢。」

  「那你还去找他?」

  「我,我这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嘛。」

  杜鸣骂了她一声:「小骚货,看我怎么惩罚你。」

  他压下龙鞭,直捣苏琼的爱豆。

  苏琼浑身一颤:「啊……我要死了。」

  杜鸣知道,她那里最敏感,只要稍微挪动,下面的洞穴就会有潺潺流水。
  果不其然,杜鸣磨蹭了一会儿,很快听到了咕叽的水声。

  苏琼水蛇一般在床上摇摆,杜鸣看时间差不多了,腰部一挺,只听咕唧一声,龙根直捣花心。

  苏琼的呻吟又长又颤:「啊……好老公。」

  杜鸣担心她的声音太大:「小骚货小点声,别被你爸妈听到。」

  苏琼装作没听见,声音反而更大一些:「好老公……」

  杜鸣一边听着她张牙舞爪的呻吟,一边狠狠抽插。

  两人正在布云施雨,卧室的门突然被慢慢打开了。

  苏琼太过专心,天地之间忘乎所以,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,还在呻吟着:「老公……我骚……吗……喜欢吗?」

  杜鸣把龙根稍微把出来一点,然后狠狠插入,大力抽插起来:「喜欢。」
  苏琼脸色洋溢着幸福之色:「喜欢的话,琼儿就再骚一点。」

  说着,浪臀在杜鸣身下摇摆。

  「妈妈,你们在做什么?」

  床边一个幼稚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  苏琼一个激灵,连忙抓起一件杜鸣的睡衣,遮住两人的交合部位。

  「佑佑,你,你怎么醒了?」

  佑佑眨着眼睛,她看不懂妈妈为什么穿着奇怪的媚紫色衣服,在爸爸身下扭动。

  作为父亲,杜鸣不想被女儿看到这种场面,但他停止不了,想了想,前妻的的羞耻应该大过他的,心念一坏,继续快速抽插。

  苏琼也不想在女儿面前淫荡,她试着让自己变得严肃起来,但她前夫肿胀的巨物似乎故意不放过她,还在她的骚穴里搅拌,下体传来阵阵酥麻,让她眼神迷离,无论多么伪装,都是那副飘飘欲仙的表情。

  「佑佑……乖,听话……回去……睡觉……啊!」

  她用手掐了掐前夫的大腿,但怎么越掐他越来劲呢。

  「佑佑……快……回……」

  杜鸣的速度越来越快,她心间突然一荡,脑子里变得空白,什么都没有,只剩下她前夫的巨根在她小穴里穿梭,她低吼不已:「老公……我丢了……」
  她翻了白眼,昏了过去。

  杜鸣怀里的胴体一下子软了,两人的交合部位还在一抖一抖的。

  「爸爸在给妈妈治病,佑佑回去吧,乖。」

  杜鸣编了个谎话。

  「搞不懂。」

  小姑娘耸了耸肩,乖乖回去了。

  过了几秒钟,苏琼探起身子起来问:「走了吗?」

  「走了。」

  她光着身子跳下床,确定房门关好了,又反锁了,回到床间,前夫的巨物还是很大,苏琼用指头戳了戳它:「都怪你,羞死我了。」

  「怎么办,它还肿着。」

  杜鸣坏笑着说道。

  「我可没劲跟它折腾了,刚才爽得要死。」

  「那你给我口出来吧。」

  龙根上还带着刚才交合时产生的滑液,苏琼似乎很喜欢,就像以前一样,俯下身子,舔了舔嘴唇,一口含住了龟头。

  「嘶~小骚货轻点。」

  杜鸣太舒服了,忍不住叫道。

  苏琼温柔了一些,舔弄了一会儿,松开嘴巴,问道:「杜总这段时间有没有认识别的女人呢?」

  杜鸣酸她说:「有,不止一个呢。」

  苏琼哼了一声:「不止一个……她们有我漂亮吗?」

  说着,她又埋下头,看得出她真的吃醋了,点头如捣蒜一般拚命吞吐。
  她的口技令他差点守不住精关,杜鸣赶紧求饶。

  「都、都没你好。」

  「这才像样。」

  苏琼甜甜一笑,嘴巴又温柔了一些,慢慢吞住那根巨物,然而实在太大,龟头顶到了嗓子眼,外面还剩下一大截。

  「咳咳,捅的我嗓子难受。」

  「苏琼,我走了之后,你还会去找他吗?」

  苏琼没有立即回答,她吞吐含弄了一会儿,嘴巴空出来,道:「老公你知道我很骚的,你又不在,只能找他了。」

  「骚货!」

  啪,杜鸣在她脸上轻扇了一巴掌。

  苏琼有些委屈,她问:「如果你不让,我就不去,好吗?」

  杜鸣没回答,按住她的头示意她不要停。

  苏琼一边观察杜鸣的表情,一边继续给他卖力服务,看得出来他还很享受。
  杜鸣情欲渐浓,他突然拽住苏琼后脑那片秀发当做把手,把她的脑袋扶直。
  苏琼被他拉扯着,仰着头,看着伟岸的杜鸣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  「我要深喉你。」

  杜鸣说着,腰力一沉,整个龙根冲入她嘴巴深处。

  苏琼惊呼一声,那粗壮的龙根竟然齐根没入,直捅进她的喉咙里,她呛得掉了几滴眼泪,龟头刺激着她的咽喉,让她条件反射地想吐,但她强忍着,十分努力含着前夫的龙根。

  「深喉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,那个地方很挤很温暖。」

  杜鸣坏笑着。

  苏琼听前夫喜欢,忍着痛苦,更加卖力地含弄,她没法说话,只得从鼻子里轻哼着。

  「嗯哼~嗯哼~」

  「」

  杜鸣看着这位平日端庄淑惠的前妻、高高在上的苏部长,此刻臣服着舔弄他的龙根,抽插一会儿后,再也把持不住,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入她的喉咙。
  「好吃吗?」

  「直接进肚了,没尝到。」

  苏琼舔了舔龟头,把残留的汁液收入口中,朝他眨了眨眼:「剩下的味道还不错。」-两人睡得太沉,第二天早上两人是被苏母叫起来的。

  苏母敲着门道:「起来上班了。」

  她猜杜鸣肯定也在里面,所以敲了门就赶紧都走掉了。

  杜鸣和苏琼同时从睡梦中惊醒,各自摸索着找衣服穿。

  「坏了,快迟到了。」

  苏琼一看手机,幽怨道,「都怪你,昨晚射了一次还不够。」

  「琼儿,你的嗓子……」

  「我的嗓子?」

  苏琼试了几声,立即惊呼,「我的嗓子……哑了!你叫我怎么去上班?」
  「没事,大家都不知道嗓子哑的原因。」

  杜鸣一直憋着笑。

  在苏琼家吃完早饭,两人火急火燎去了公司,但没好意思一起进去,杜鸣算是外派回归的职员,迟到一点不算什么,所以他特意在楼下转悠了一会儿才上的楼。

  等他去财务部装模作样打招呼,苏琼早已进入职业状态,正坐在办公桌前,思考着什么。

  她的下属们跟她请示问题,她端坐着,与昨天夜里的那个骚美人儿判若两人。
  一个男下属关切地问苏琼:「领导,您的嗓子没事吧?」

  苏琼绷着面:「没事,有点着凉了。」

  男下属没再多问。

  过了一会儿,一个女下属又悄悄送来一瓶梨汁:「领导,对嗓子好一点。」
  杜鸣回到集团给他安排的临时工位上,想起苏琼沙哑的嗓音,仍然觉得好笑。
  片刻,他转着笔,把心思从苏琼的身上收了回来,开始想工作上的事情。
  「杜总今天有些迟到了吧?」

  杜鸣回头一瞧,正是他的对手墨冬。

  「墨总不也迟到了吗?」

  「是啊。」

  墨冬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这一拍似乎有什么深意,但杜鸣没工夫跟他猜来猜去,继续自己的事情。
  -苏琼喝了一口梨汁,对女下属说道:「小诺,你在公司工作几年了?」
  女下属道:「承蒙领导栽培,我在公司已经三年多了。」

  齐小诺自从大学毕业之后一直跟着苏琼做事,是她不可多得的得力下属。
  苏琼道:「现在公司有个外派的事情,要你去,你可以吗?」

  齐小诺属想了想道:「可是领导,我和陈欧打算今年结婚……」

  苏琼有些惊讶道:「恭喜了,日子定下了吗?」

  齐小诺道:「还没有,只是计划,所以外派的事情,我可能去不成。」
  苏琼道:「小诺,只是去查一下账,用不了多久,最多两个周。既然你们日子没定,我给你们定怎么样,等你出差回来,就和陈欧结婚。」

  齐小诺脸上展露出笑容:「我得跟陈欧商量。」

  「当然可以,去吧。如果他不同意,我去做他的思想工作,外派的机会不可多得。」

  「多谢领导栽培。」

  半个小时候,齐小诺又回到苏琼面前。

  「领导,他同意啦,可以的,领导叫我去哪我就去哪。」

  苏琼笑了笑,嗓子还是有些哑:「去岛城,查杜鸣的账。」

  齐小诺有些惊讶,她看了看办公室里其他人都各自忙着,低声道:「领导,我不太确定,杜总不是您的前夫吗?」

  苏琼道:「是的,不过没关系,你该怎么查怎么查,明白吗?」

  齐小诺点了点头。

  「下周就去。」

  「好的领导。」

  齐小诺还没走远,苏琼的手机就来了一条消息,备註名只写着一个大写的T。
  T:「怎么回事?」

  苏琼有些不安:「怎么了呢?」

  T:「你的嗓子。」

  他这么快就知道了,苏琼撒了个谎:「昨晚着凉了。」

  T:「不对,说实话。」

  瞒不过去,苏琼没办法,只得说了实情:「他深喉了我。」

  T:「你食言了。」

  苏琼:「没办法,我还是很爱他。」

  T有些生气:「中午你来找我。」

  苏琼:「我要先请示一下他。」

  「是公事!」T想了想又问:「他知道了?」

  苏琼:「你那么坏,他当然知道了。」

  T:「他不知道我是谁吧?」

  苏琼:「不知道。」

  T:「那就好。」

  HB大厦的某间办公室里,T松了口气。

  -「杜总,客户说要见您。」

  岛城公司的人打了电话。

  「哪位客户?」

  「陈老闆。」

  「你没跟他说我回总部开会了吗?」

  「说了,但是他觉得这件事必须给他解决。」

  杜鸣从办公室走出来,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继续聊:「回扣的事情吗?」
  「是的。客户说他打听到了消息,说您……」

  「什么消息?你说就行。」

  「说您可能就要被免职,如果回扣没有给他兑现,他怕新来的经理不认账了。」
  杜鸣倒吸一口凉气,客户这么快就知道了:「告诉陈老闆,他得到的是虚假消息,我今晚回去。」

  墨冬还真是跟他较上劲了,居然这么快就出了招,难怪他早上来的时候看起来有点怪。

  杜鸣原本还想再陪前妻和女儿一晚,现在看来,只能仓促回去了,毕竟这件事还挺重要的。

  -苏琼收到杜鸣今晚就走的消息,并不感到惊讶,这是忙人的常态,只是有些恋恋不舍,她决定亲自去机场送他。

  去机场的路上,苏琼告诉他:「我已经安排好了,我的人下周去你那里。」
  杜鸣点了点头:「谁呀,靠谱吗?」

  「齐小诺,一直跟着我的一个小财务,很靠谱,也很漂亮,但是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。」

  杜鸣一笑:「这个我说了不算,万一她勾引我呢。」

  苏琼嘟了嘟嘴:「你可别闹了,咱俩还要複婚呢,再说小诺也有男朋友,也快结婚了,你要真想要了,去找小姐去,我不反对。」

  杜鸣又开她的玩笑,一本正经的脸色道:「複婚?我说过吗?」

  苏琼的美目怒睁,右手撒开方向盘掐了他大腿一下:「你敢说不複婚,我就把你扔高架上。」

  杜鸣一笑:「複婚複婚,但你那位情人呢?」

  苏琼嘟了嘟嘴:「他比不上杜总的,你一定能把他打败。」

  两人心知肚明,他们从大学携手走到现在,感情根深蒂固,表面上分开了,但暗地里却纠缠得很深,谁都不能将他们分开,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从中作梗,杜鸣一定能把他打败。

  「告诉你的那位情人,叫他小心点。」

  听了他的宣战,苏琼不免有些担心,歎了口气:「都怪我,你不要对他太恨就好。」

  机场,临别之际苏琼含情脉脉地吻了他。

  杜鸣有些遗憾:「下次回来不知什么时候呢,昨晚根本没玩够。」

  说着,他捏了她的屁股一把。

  机场人多眼杂,苏琼快速把他的手拿掉:「快了,回来之后就不用再去了。」
  「你怎么知道?」

  苏琼没回答,笑了笑,抱了抱他。

  送走前夫,苏琼心里有些空牢牢的,她在机场停车场呆坐了一会儿,手机微微震动,收到了一条消息。

  T:「琼,他走了?」

  苏琼回複:「刚上飞机。」

  T:「那就好,今晚陪我。」

  苏琼:「不行,我心里还是难受。」

  T:「那我就去你家。」

  苏琼:「别,我去你那。」

  T:「我还在公司。」

  苏琼:「我马上回去。」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