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乱欲,利娴庄】(第二季)(03)【作者:小手】
【乱欲,利娴庄】(第二季)(03)【作者:小手】
字数:107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02季~第03章

  利灿笑道:「朱总对我这么慷慨,我无论如何也要送点礼物表示表示,朱总喜欢什么泳衣,我送给朱总就是,算是我的一点点心意。」

  朱玫听了,不由得鼓掌,像小孩得到小礼物般激动:「真的吗,谢谢利先生。」
  王希蓉一看朱玫这样子,已然猜到了什么,心裡竟然有一丝嫉妒。

  平心而论,利灿的相貌和气质都是深受女人吸引的类型,王希蓉是市井女人,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女人,她以前很少见到像利灿这种高端男士,如今王希蓉每次见到利灿,都会神经质的心跳,她完全被利灿身上的气质吸引,想当初利兆麟就是因为风度儒雅,野性不羁才吸引王希蓉,而利灿更有过之无不及,至少他更年轻活力,更俊朗。

  不过,王希蓉的嫉妒迅速消失,她和朱玫已情同姐妹,关係深厚,尤其是她们都和乔元上过床,王希蓉深爱自己的儿子,自从有了几次肉体关係后,她对乔元的爱就更深沉了,道德的束缚在经历了几次交欢后渐渐没了束缚力,王希蓉的内心已默许和儿子的肉体关係,她不愿意看到儿子如此迷恋朱玫,而朱玫也曾经戏言除非有一个优秀的男人取代乔元,否则她这辈子离不开乔元了。

  王希蓉当时就想到利灿,这是一个本能意识,她觉得利灿不羁的性格很适合勾引女人,只是当时这念头一闪而过,万万没想到,这无意的念头竟然变得很真实。

  王希蓉觉得这是一个大好机会,一个让利灿勾引朱玫的好机会,因为王希蓉一眼就看出朱玫对利灿很有好感,或许他们双方互相勾引。

  只要朱玫和利灿勾搭成功,朱玫对乔元的索取就会减少,那王希蓉就拥有儿子更多的爱,人是自私的,王希蓉的想法合情合理,她有心促成这桩风流韵事。
  「阿灿,帮我们点东西,我和玫姐上上洗手间。」

  王希蓉站起来,给了朱玫一个眼神暗示,朱玫心领神会,也站了起来。
  利灿很绅士答应了,看着两位美熟女风情绰然,袅袅娜娜的离去,利灿如喝了陈年佳酿般陶醉,不禁心猿意马,又想起义母胡媚娴,她的一颦一笑,无不深深烙印在利灿的脑海裡. 洗手间裡宽敞的洗手台前,王希蓉和朱玫这两位美熟女在洗手閒聊。

  「告诉你一个小细节。」

  王希蓉神秘一笑,娓娓说来:「其实,我没有叫利灿来跟我们喝茶,我出门的时候他正好也要出门,我就搭了顺风车,他问我去哪,我说来找你喝茶,他一听,就说你漂亮,非要跟来,我就答应了。」

  朱玫一愣:「什么意思。」

  王希蓉眉目轻佻:「玫姐,你懂我意思的。」

  朱玫顿时芳心鹿撞:「我不信。」

  王希蓉认真道:「你可以亲口问他。」

  朱玫微羞,她对利灿很有好感,不过,她对王希蓉的话仍然半信半疑:「我还以为他对你……」

  王希蓉娇嗔:「玫姐,你误会大了,我真和他不清不楚,怎么可能大摇大摆的带他来这裡,再说了,上次被利兆麟误会那事,多可怕啊,出轨这事,玫姐可以有,我是想都不敢想。」

  朱玫佯怒:「什么可以有,我也不敢。」

  王希蓉见四下无人,说话也大胆了:「你朱玫是什么人,是叱吒风云,独当一面的人物,只要你想,就一定敢。」

  朱玫两眼一亮,竟然颇为认同:「你好像很瞭解我。」

  王希蓉柔柔道:「玫姐也很瞭解我的。」

  说罢,两位美熟女意味深长的互视了一眼,一齐咯咯娇笑,很是放肆。
  王希蓉想了想,在朱玫耳边嘀咕,朱玫听了听,美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:「啊,不行,不行,开开玩笑可以,来真的可不行,」

  白痴也能看出朱玫心动,只是欲拒还迎,矜持一番罢了,王希蓉明镜似的,挑逗道:「他蛮帅的,对不。」

  朱玫含羞道:「他身上很有的线条。」

  王希蓉颔首,透露了个秘密:「嗯,他在家裡泳池游泳的时候,我见他的身材很棒的。」

  这句话无疑还洩露了另一层秘密,这说明王希蓉很注意观察利灿,女人只有心仪某个男人,才会注意他。

  朱玫阅历丰富,老练世故,自然能看出王希蓉的心思,心儿想,王希蓉比我貌美出众,她和利灿同住一庄园,难免日久生情,趁着他们还没勾搭,我先一步夺得美男青睐,她王希蓉有的,我朱玫也应该曾经拥有。

  此时的朱玫,芳心已是充满了憧憬:「等会去我们酒店的泳池玩,我也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型男。」

  暧昧地笑了笑,朱玫故意问:「奇怪,你就不动心吗。」

  她这么一问,王希蓉即便有心,也会把这心埋藏在心底深处。

  「又来了。」

  王希蓉果然上当,当面否认:「他喜欢的是你。」

  朱玫再问:「如果他喜欢你,你也愿意,对吗。」

  王希蓉娇羞道:「我有兆麟了。」

  朱玫幽歎:「希蓉,我的好羡慕你。」

  王希蓉有些沾沾自喜,戏言道:「那我把兆麟让给你咯。」

  「你肯让,我就敢要。」

  这玩笑话朱玫过份了,这也是她的心裡话,跟王希蓉交往久了,关係深深厚了,朱玫偶尔能从王希蓉的嘴裡听到他们夫妻之间的风流床事,一来二去,朱玫对利兆麟有了大致的瞭解,知道利兆麟性能力超强,这对朱玫来说是致命的诱惑,她焉能不羡慕,每每听到利兆麟能夜驭数次,朱玫几乎嫉妒得发狂,再想到家中那位轻易不举,举而不坚,她简直痛不欲生,幸好人生游戏,遇到了乔元,多亏有了乔元佈施云雨,朱玫如沐甘霖,暂时解渴。

  可乔元毕竟属于调味品,不能长久使用,远不如王希蓉随时能满足,如果能多找一两个调味品,那她朱玫也就不用忍受缺性的煎熬了。

  「看来,玫姐不是羡慕,是贪心。」

  王希蓉揶揄了一句,朱玫马上反击:「你不贪心么,口口声声说有了兆麟就满足,你还不是很贪心地要了阿元。」

  王希蓉脸一烫,嗔道:「还不是你玫姐挑唆怂恿我。」

  朱玫见王希蓉眼儿水汪汪的,娇媚动人,芳心嫉妒更甚:「昨晚有没有跟阿元那个呀。」

  王希蓉啐了一口:「玫姐你说什么呢,他昨晚带利家三个女儿在外边玩,都没回家。」

  朱玫愣了愣,忽然花容色变:「这傢伙这么好色,不会对她们三个都一一宠幸了吧。」

  王希蓉耸耸肩:「我哪知道。」

  朱玫顿足:「阿元太风流了,你也不管管他。」

  王希蓉幽歎道:「我自己都管不了我自己。」

  中午时分。

  「悦悦」

  成人用品店来了三位尊贵的客人,两女一男,女的漂亮迷人,成熟风情,店员们都认得,她们昨天来过,男的倒是第一次来,似乎他是专门来买单的。
  利灿不介意来买单,能讨两位美熟妇的欢心,他花点钱很值得。

  泳装系列可谓琳琅满目,等会要游泳,利灿买了两条性感泳裤。

  女士泳衣更多款式,更性感时尚,朱玫见猎心喜,选购了六套泳衣,王希蓉自然也是选了六套,这还没有结束,朱玫此行最重要的目的,是买丁字裤。
  王希蓉很尴尬,因为利灿一直跟随在左右,买泳衣还不觉得什么,买丁字裤时,有个男人在身边,确实尴尬,那些丁字裤属于暧昧之物,即便是成熟人士也很难为情。

  「阿灿,你随便看看,我陪着玫姐就行。」

  王希蓉难为情地暗示了一下利灿,利灿尴尬不已,正要走开。

  不料,此时的朱玫已是红鸾星动,毫不介意:「没事的,希蓉,让利先生作陪,给个参考建议也好,男人眼光跟女人不一样的。」

  「那你们慢慢商量,我到那边去看看。」

  王希蓉很识趣地给了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,芳心暗暗好笑,由于她的有心撮合,加上利灿风趣不羁,以及不俗的谈吐,朱玫完全被利灿强烈吸引,何况朱玫知道利灿对她有好感,他们两个很快就眉目传情,喝茶的时候,已然暗通款曲,有亲暱的小动作,只是王希蓉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勾搭上,心儿想:没搞错吧,让利灿帮选丁字裤,这借口也太露骨了,我就不妨碍他们吧。

  逛了逛,王希蓉也没什么心思购物,这裡全是性用品,王希蓉光看着都脸红,哪好意思购买。

  不过,昨天那位成功说服胡媚娴购买妓女装的销售小妹尝到了甜头,见这三位顾客都是有钱人模样,便主动搭讪王希蓉,巧舌如簧,哄得王希蓉上了二楼,很可惜,王希蓉心动是心动了,却没敢买下那些色色的情趣衣物。

  匆匆下了楼,意外的找不到利灿和朱玫,王希蓉问了另一位销售小妹,她神秘一笑,示意角落的试衣间。

  王希蓉也没多想,迳直走过去,可将要到试衣间的时候,她打了个激灵,放缓了脚步,轻手轻脚地靠近试衣间,在门边偷听,这一听,把王希蓉听得满脸羞红,心跳加速,试衣间裡的两人彷彿乾柴烈火,色胆包天。

  「玫姐,你穿猩红色的好诱惑。」

  利灿说话的声音不大,但这家商店的试衣间只是简易隔板围起,上下通气,毫无隔音可言,王希蓉站在门边,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「白色的呢。」

  朱玫吃吃娇笑,她原本穿着浅蓝色制服西裙,白衬衣,这会白衬衣还在,下身就几乎全裸,雪白大屁股裸露着,不仅如此,她还背对着利灿脱下小内裤,换上了一条白色的丁字裤。

  「白色的也很好看,好像白不过玫姐的肌肤。」

  利灿热血沸腾,裤裆急剧发胀,眼前满月般的大肥臀在噘着摇动,幽深的股沟裡,那淫靡肉缝勒上一条窄小丁字裤,过于窄小,丁字裤无法遮掩肥美的阴唇,阴唇厚实,露了边沿,鼓鼓的,沟壑清晰。

  面对试衣间裡的大镜子,朱玫完全看到身后的状况,她目睹利灿从澹定变得狼狈,从狼狈变得轻佻,她知道身后的男人很快就变成色狼,而她自己也是慾火高涨,她现在唯一考虑的是不是停止诱惑利灿,毕竟此地是公共场合,可是,朱玫惊喜发现利灿在揉摸裤裆,他的裤裆隆起了一大团,朱玫几乎肯定利灿拥有非凡神器,她芳心剧颤,春情浪涌,决定捅破这层关係. 「利先生,那我穿黑色的给你看看,你给点意见。」

  朱玫随手拿起了另一条黑色的,带着花边蕾丝刺绣的精美丁字裤。

  「好,好的。」

  利灿狂吞唾液,怔怔地看着朱玫先脱下白色丁字裤,再弯腰穿上黑色的,这过程中,利灿目不转睛,他欣赏到蚌蛤般的肉缝交迭绽裂,毛絮萋萋,湿滑晶莹,好一隻肥美多汁肉穴。

  换好黑色丁字裤,朱玫优雅转身,原地转了一个圈,与利灿面对面,妩媚风情,下体的乌黑毛丛豁然一片,间中的丁字裤勒在茂密的毛丛中。

  啊,利灿深深呼吸,苦笑坦言:「玫姐,真不好意思,我有反应了。」
  朱玫佯装吃惊,眼儿下瞄,羞涩道:「怎么会这样,你不许有反应。」
  利灿轻笑:「玫姐太迷人了,我若是没反应,我还是男人吗。」

  朱玫媚笑娇嗔:「我只是让你给我意见,你呀,定力不好。」

  「是的。」

  利灿苦笑:「我意志不够坚强,我现在好难受。」

  朱玫吃吃笑:「给我瞧瞧,瞧瞧你到底有多难受。」

  利灿几乎不假思索,迅速拉开裤裆拉链,将一支肿胀异常的大肉棒拉了出来,朱玫一看,不禁掩嘴惊呼,妙目如水,利灿那玩意不仅粗壮硬长,而且形状怪异,肉棒前端弯下,如鹰嘴般慑人。

  朱玫怦然心动,暗道:这样的东西一旦插入,岂不是被戳得厉害。

  愣了半晌,朱玫回神过来,自责道:「哎,也怪我,我没想到我都老太婆了,还给李先生造成困扰。」

  利灿涎着脸,痴迷道:「玫姐一点都不老,正当风华绝代,你优雅貌美,很吸引男人,特别是臀部,又圆又大,我刚才就一直想……」

  话到了嘴边,利灿欲言又止。

  「想什么。」

  朱玫很好奇,媚眼裡的水几乎要滴出来了。

  「不好意思说。」

  利灿有些腼腆,手裡撸弄着大肉棒,朱玫气息浮躁,催促道:「说啊。」
  利灿柔声恳求:「我说了,玫姐别生气。」

  朱玫抿抿嘴,忍住笑:「不生气。」

  利灿低头,目光聚焦在朱玫的下体,露骨地说道:「我刚才一直想,如果能抱着玫姐的屁股,从后面插入的话,一定插得很深。」

  朱玫娇躯微微颤抖,娇羞问:「能插多深呢。」

  利灿将手中的大肉棒抖了抖:「少说也能插进二十公分。」

  朱玫轻轻摇头,表示怀疑:「利先生,你这条棒棒好像都没二十公分,你怎么说能插进去二十公分呢。」

  利灿一愣,急忙辩解:「玫姐,你看走眼了,我的肉棒硬起来的时候足足有二十三公分。」

  朱玫瞪圆大眼睛,犹自不信:「肯定不准确,如果有二十三公分的话,能插到子宫裡面了。」

  利灿耐着性子解释:「每个女人的体格都不一样,子宫有深有浅,如果玫姐的子宫不是很深的话,我基本能插得到,我就能插到我妻子的子宫。」

  「是吗。」

  朱玫依旧将信将疑,利灿也能体谅,正所谓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,很多事物的辩证就只有实践一途,利灿很正经地向朱玫发出尝试一下的邀请:「玫姐如果不相信,我就插进去让你体会一下,你请放心,绝不会痛,我妻子说,每次插到那地方的话,很舒服的。」

  朱玫娇媚颔首:「舒服就不需要了,我又不是你妻子,我只是好奇你能插这么深。」

  说完,浑身燥热的朱玫迫不及待地脱去了白衬衣,胸前的白色乳罩裡,两隻饱满高耸的大肉团强烈吸引了利灿的目光,他硬得厉害。

  「要不要脱掉丁字裤。」

  朱玫背对着利灿,目视着大镜子,因为利灿刚才就已经说了,很想从后插入,所以朱玫把大屁股对着利灿。

  利灿上前,双手果然抱住了朱玫的臀部两侧,两人都有触电感,那粗硬的大肉棒很小心的顶在了幽深的股沟之间,利灿柔声道:「不要脱了,玫姐穿着丁字裤,我很有感觉。」

  「什么感觉。」

  朱玫的丰腴娇躯轻轻后靠,几乎靠在利灿身上,利灿的双手温柔地圈住了朱玫腴腰,抚摸微隆的小腹,指尖有意无意地撩动小腹下的毛丛:「想插进去的感觉。」

  朱玫有点恍然,利灿随即而来的调情手段一浪高过一浪,他的抚摸功夫高超娴熟,他知道如何找到女人的敏感点,他也知道如何触碰女人的敏感点,朱玫第一次感受到被男人抚摸是这么舒服,她几乎忘记了要尝试一下利灿能插多深。
  可利灿没忘记,他的鹰嘴状大肉棒已成功撑开了朱玫的肉穴口,整条大肉棒开始缓慢插入,朱玫感受到了粗壮,她后挺大肥臀,美妙呻吟,迷离的双眼看着镜子,看着身后的男人在做淫靡的动作。

  「喔……」

  门外的王希蓉听到了朱玫的呻吟,她全程偷听了利灿和朱玫的对话,那淫言浪语挑逗了她,她浑身火烫,双脚如磁铁般吸住地面,无法挪开。

  试衣间的门明显虚掩着,这诱惑王希蓉去偷看,她听出利灿已经插入,她很想看一看二十三公分到底是多长,会比丈夫利兆麟的更长吗,亦或者比儿子乔元的更长,这些疑问令王希蓉感到困惑。

  「喔,插到了,插到子宫了。」

  朱玫的叫唤又一次强烈地刺激了门外的王希蓉,她明白男人的东西插到子宫的感觉,那是通往灵魂深处的感觉,难以描述,无法形容。

  啊,太诱惑了,王希蓉经不起诱惑,她趁着店员不注意,悄悄地推开了试衣间的门,只推开一条小门缝,极目细看,王希蓉如遭电击。

  试衣间裡,朱玫除了脚下的高跟鞋外,基本全裸,那件白色乳罩已然掉落在地;而利灿则穿着整齐,他的阳具从裤裆裡伸出来,直接插入朱玫的阴道,轻轻耸动着,他的双手握住朱玫的双乳。

  「玫姐,这次你相信了吗。」

  肉穴裡浆如雨下,利灿加速抽插,朱玫挺起腴腰迎合:「信了,插得好深。」
  利灿见朱玫一脸欢愉的表情,得意道:「是不是很舒服。」

  朱玫扭臀:「嗯,很舒服,你也要舒服,都是我的原因才害你难受,我有责任让你软下来,可我不是你妻子,你不能做太久,再说了,希蓉等久了,会起疑心的。」

  朱玫没试过这种站着交媾的性爱姿势,她品味着站立时阴道被摩擦的滋味,这要求男方的肉棒够长,还要求双方的身高匹配,乔元个子稍矮,无法在朱玫身上用这个招式。

  「那我做多久为好。」

  利灿按捺住他的野性,他吻着朱玫的滑背,抽插得很慢,务必让朱玫感受他的大肉棒。

  「给你五分钟吧。」

  朱玫和乔元交手多次后,有了经验,虽然利灿的大肉棒稍逊乔元,但他懂得调情,身材比乔元高大壮硕,和朱玫很匹配,何况在试衣间裡做爱,朱玫深受刺激,她相信五分钟内应该来高潮了。

  利灿敏锐察觉朱玫的阴道在收缩,他开始提速:「那我得用力了。」

  朱玫摇动肥臀,忘情耸动:「嗯嗯嗯,别太大声,别让人听到了。」

  利灿使出了真本事,既不大声,又要用力,这需要高超的技巧,朱玫迷离之际对着镜子笑了,因为她领略到利灿的高超技巧,密集的抽插竟然不发出多少声音,他是如何做到的呢,朱玫暂时无心瞭解,她在配合利灿,希望能得到一次完美的高潮。

  「玫姐好迷人,我能射给玫姐吗。」

  利灿开始密集冲刺,他的鹰嘴状大肉棒正密集戳着阴道裡的某一个敏感点,朱玫拚命掩嘴才没有叫出来,她迅速回答了一句「可以」,又急急掩嘴,娇躯震颤。

  「那以后我还能继续给玫姐快乐吗。」

  利灿已经考虑和朱玫继续交往,美好的东西必定让人迷恋。

  出乎意料,朱玫一边激烈耸动,一边拒绝了利灿的要求:「不可以,我有丈夫的,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,喔喔喔……」

  就在利灿大失所望之际,朱玫妩媚一笑,似乎有了回转馀地:「除非……」
  利灿不由得惊喜,下身勐烈冲撞大肥臀:「玫姐,除非什么。」

  朱玫瞄了瞄镜子,有意无意的提高了声音:「除非你上了希蓉,因为我们很要好,经常在一起,如果我们继续做,肯定会被她发现,她会取笑我,看不起我,所以,要么以后我们不要再发生这种事,要么你也跟她做了,她就无话可说了。」
  利灿兴奋不已,连声答应,朱玫的要求与他利灿的意图不谋而合,他觊觎王希蓉不是一天两天。

  「我尽量追求蓉姨,玫姐你也要从中帮忙。」

  利灿发起了最后的冲刺,那镜子裡,臀波乳浪,利灿的双手扶稳了朱玫的肥臀,大肉棒凶勐抽插,爱液如潮,那丁字裤湿了,利灿的裤裆也湿了。

  朱玫痛苦不堪,一股浓烈精液喷入了她的子宫,朱玫强烈哆嗦:「喔,利先生,喔……利先生你好厉害……」

  利灿深情喊:「玫姐。」

  门外的王希蓉差点就跌倒了,摇摇晃晃了几下,她才站稳,一位店员飞奔过来,关切问:「夫人,你没事吧。」

  王希蓉赶紧让店员离开:「没事,没事,你去忙你的。」

  忽然,有个娇柔的声音喊:「蓉姨。」

  王希蓉循声看去,大吃一惊:「君兰。」

  紧接着,王希蓉的眼前又多了两女一男,巧不巧,竟然是利家三姐妹和乔元。
  「妈。」

  乔元瞪大了眼珠子,利家三姐妹也瞪大了眼珠子,「你们怎么来这。」
  王希蓉紧张问。

  乔元不知道此时他的乾妈和利灿就在更衣室裡,他也惊讶问:「妈妈怎么来这。」

  王希蓉不知如何回答,索性敷衍:「回家再告诉你。」

  利君竹不愿这么快回家,娇滴滴道:「蓉姨,我看中了一件海军装,好好看诶。」

  「改天再来买。」

  王希蓉想着赶紧支开儿子和利家三姐妹,以免他们几个发现利灿和朱玫在试衣间裡. 情急之下,王希蓉手捂脑袋对儿子道:「阿元,妈妈有点头晕,快送妈妈回家。」

  回头抓住利君兰的手:「你们昨晚都没回家,你们妈妈很担心的,现在也随蓉姨回家。」

  「哦,我跟蓉姨回家。」

  利君兰很乖巧。

  利君竹和利君芙心野中,不想回家,却也不好反对,都乖乖地跟随这王希蓉离开了「悦悦」

  成人用品商店。

  回到利娴庄,王希蓉始终没跟乔元说她去「悦悦」

  做什么,乔元也没问,王希蓉匆匆回房间,洗了个澡,心中的慾火才渐渐平息,只是想到利灿会追求她,王希蓉不禁心慌意乱,不知该怎办。

  利家三姐妹累了一晚上,洗了澡后,都休息了。

  乔元精神饱满,没有丝毫睏意,想起昨晚答应利灿回来喝酒,如今爽约了,乔元有点不好意思,换上了短裤背心,就屁颠屁颠地跑到利灿的卧室,他不知道,有一双大美目正紧紧盯着他,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注视着。

  敲开门利灿的卧室,意外只有冼曼丽一人在涂脚趾甲,乔元张望了一下,问:「利灿哥呢。」

  「一早就出去了。」

  冼曼丽故意不换衣,就穿着藕色的性感吊带睡衣,悬挺的双乳若隐若现,曲着的大白腿洩露了下体的春光,十隻脚趾头上,胭红点点,煞是诱人。

  乔元看得眼馋,狂吞口水:「曼丽姐,利灿哥昨天找我有什么事。」

  冼曼丽假装不知道乔元偷窥她的阴部,心不在焉地涂着脚趾甲:「找你兴师问罪呗。」

  乔元一愣,冼曼丽斜眼过来,吃吃笑道:「我把我们的事告诉他了。」
  「什么。」

  乔元其实早有预感,但从冼曼丽嘴裡说出来,他还是紧张:「利灿哥是不是很生气。」

  冼曼丽撇撇嘴:「很生气的话,他昨晚就打你屁股了。」

  乔元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:「曼丽姐,别开玩笑好不好。」

  「我没开玩笑,你也别担心,我没有把握,就不会跟他说,他跟我坦陈了和思嘉的事,我就不怕说出我俩的事,我还直接跟他说,我想和你们两个男人一起做。」

  「利灿哥同意?」

  乔元头皮一阵发麻,心裡暗骂冼曼丽是个超级无敌的大淫妇。

  冼曼丽微微甜笑,妩媚道:「他基本同意,就是知道了你跟我做过,他心裡有点不舒服,这很正常,他要是骂你什么的,你忍忍就行。」

  乔元实在高兴不起来,心慌慌道:「忍忍没什么,我就怕这事闹大了,让君竹她们知道,让胡阿姨知道,那就麻烦大了。」

  冼曼丽柔柔地安慰乔元:「放心,我和阿灿都不是小孩子,不会乱张扬出去的。」

  乔元听了这话,心中稍安,眼睛在冼曼丽的睡衣上乱转,见到高耸之处有两粒激凸,他坏坏一指,问道:「这是什么。」

  冼曼丽眨眨迷人的大眼睛,娇滴滴道:「摸摸看。」

  乔元真的伸手去摸,还使劲捏住激凸:「哦,原来是曼丽姐的奶头。」
  冼曼丽给乔元捏了几下乳尖,已是正桃腮粉颊,春情荡漾,她也伸手过去,握住了乔元的裤裆:「这是什么。」

  乔元色色一笑:「大鸡巴。」

  冼曼丽二话不说,扒下乔元的短裤,掏出了粗壮的大水管,鼻子凑上,闻了闻,撒个娇:「我要含。」

  乔元心神激盪,能不答应肤白貌美的大舅嫂吗,只见冼曼丽妩媚张嘴,轻鬆含入大水管,两人眉目传情,像极了姦夫淫妇。

  偏偏这时冼曼丽的手机响了,乔元有点小紧张,以为是利灿的电话,不料,是吕孜蕾的来电。

  「孜蕾啊。」

  冼曼丽顾此失彼,又要说话,又要含大水管,忙得不亦乐乎,听吕孜蕾说晚上要来利娴庄,冼曼丽敷衍道:「好的,欢迎你天天来蹭饭,我管饱。」

  吕孜蕾当然不是去蹭饭,她想见乔元,处女刚破,那支大水管不停在脑海浮现,下体还隐隐发胀,她岂能让破处之人逍遥法外,忽听冼曼丽这边有异响,吕孜蕾好奇问:「你在干什么。」

  冼曼丽漫不经心回答:「我肚子饿了,先吃点东西。」

  「吃什么。」

  吕孜蕾正在办公室百无聊赖之中,一时好奇,闺蜜之间閒聊时,想问什么就问,她也没多想。

  谁知冼曼丽烦透了吕孜蕾的囉嗦,竟然嚣张道:「吃阿元的大香蕉。」
  吕孜蕾原想把破处之事告诉冼曼丽,一来她们是闺蜜,秘密肯定是要和好闺蜜分享的,二来就是希望这位好闺蜜不要勾引乔元。

  万万没想到,此时好闺蜜已经和乔元在做这种事了,吕孜蕾不禁勃然大怒,狂叫乔元听电话,不想手机那边传来了靡靡之音:「阿元,好粗啊,插深点。」
  乔元是身不由己,他喜欢冼曼丽,这不仅仅因为冼曼丽貌美如花,性感迷人,还因为冼曼丽骨子裡的那股淫荡,给她含了半天,乔元哪裡能忍受,明知道冼曼丽正和吕孜蕾通电话,可冼曼丽一暗示要插入,乔元只好照办,大水管迅速插入了冼曼丽的肉穴,又迅速地揉她的雪白大奶子,爽得她不顾一切地喊出了靡靡之音。

  吕孜蕾好生鬱闷,她也知道冼曼丽和乔元上过床,但那是吕孜蕾破处之前,她管不着,可破处之后,吕孜蕾就不愿意冼曼丽继续和乔元保持这种关係,可惜吕孜蕾太天真的,冼曼丽这么喜欢乔元,两人又同住一庄园,吕孜蕾又怎能阻止他们两人继续勾搭。

  深插的大水管再顶磨子宫,阴道格外发胀,调皮的舌头在舔弄敏感的乳头,还有那澹澹的鬍子在剐蹭嫩滑的乳晕,冼曼丽很不愿意再通电话了:「啊,孜蕾,我好舒服,不想跟你说了,挂了。」

  吕孜蕾勃然大怒:「我想听,你胆敢挂我电话,我立刻把你们的事告诉媚娴姐。」

  冼曼丽无奈,娇躯耸动,她一手拿着手机,另一隻伸出食指放入乔元的口中:「啊啊啊,那你就听吧,难受了,快快找个男人破处,老处女和我们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了。」

  吕孜蕾吼道:「气死我了,告诉你冼曼丽,阿元昨晚和我做了,我不是处女了。」

  「什么。」

  冼曼丽蓦地瞪大双眼,逼视身上的小男孩:「乔元,你昨晚干什么去了。」乔元讪笑,大水管勐抽肉穴:「去了孜蕾姐家,然后跟她那个了。」

  「你这个小流氓。」

  冼曼丽居然咯咯娇笑,摇臀迎合大水管:「我太开心了,孜蕾终于告别老处女,喔喔喔……」

  乔元想抢过手机跟吕孜蕾说几句话,冼曼丽不给,对着手机娇喘:「孜蕾,真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你跟阿元做过了,可是,就算你跟阿元做了,你也用不了对我发脾气的,莫名其妙,他又不是你老公。」

  「难道他是你老公。」

  吕孜蕾火大了。

  冼曼丽毫不示弱,玉臂一伸,勾下了乔元的脖子:「我现在就喊他老公。」
  随即娇娆万千,美妙耸动:「阿元老公,插人家的穴穴,用力插,插深点儿。」
  吕孜蕾气得破口大骂:「不要脸。」

  冼曼丽简直歇斯底里:「好啊,你说我不要脸,我就不要脸了,我今天要跟他做三次,美美的,爽爽的threetimes。」

  吕孜蕾刚想骂出「贱货」两字,手机居然被挂断了,气得她脸色苍白,勐拍桌子:「好你个冼曼丽,敢挂我电话,看我晚上如何收拾你。」

  不过,吕孜蕾误会了冼曼丽,此时的冼曼丽呆呆地看着一个人,颤声道:「阿灿。」

  乔元也是呆呆地看着利灿,疯狂已经戛然而止,利灿的突然出现把乔元吓得肝胆俱裂,头皮发麻,好半天才回神,刚想从冼曼丽的裸体上爬起来,没想到,他的瘦腰被冼曼丽紧紧抱住,她小声哀求:「不要,先不要拔出来。」

  乔元以为冼曼丽疯了,他看着目光阴森的利灿,不知所措:「利灿哥,对不起,对不起,我对不起,真对不起……」

  利灿缓缓走近卧室大床,打量着床上两具赤条条的男女,似乎并不愤怒,连生气都算不上,与朱玫匆匆分手后,利灿就急忙赶回家,没想到让他亲眼目睹了娇妻在出轨,出轨的对象细究起来,竟然是妹夫身份的乔元。

  气氛不仅紧张,还有点诡异,冼曼丽居然不许乔元拔出阳具,那大水管居然还插在她的阴道裡,如果换成别的男人,恐怕要气炸了,可利灿意外的不温不火,他站在床边,澹澹道:「阿元,我不想听你道歉,这没意思,我只想问你,你是不是很爽。」

  乔元目瞪口呆,傻愣当场,他依然保持着插入的姿势,很是尴尬,尤其尴尬的是,冼曼丽的阴道在蠕动,蠕动她阴道裡的大水管,只听她一声很腻的撒娇:「阿灿,你答应我的。」

  利灿没好气:「我现在什么都没做啊,没打他,没骂他,我在问他操我老婆的时候,是不是很爽。」

  乔元苦着脸:「利灿哥。」

  利灿的目光有了一丝凌厉:「说。」

  乔元不知说什么好,说爽不对,说不爽的话,那连冼曼丽也得罪了,正为难,利灿冷冷道:「我警告你,我老婆这么美,这么迷人,你胆敢说假话,我会很生气,就算打不过你,也要和你拚命。」

  乔元明白怎么说了,张口就喊:「很爽,很爽。」

  喊完了,呆呆地看着利灿,利灿深吸了一口气:「那你继续吧。」

  乔元懵了了,不知利灿的葫芦裡买什么药,哪敢继续,正想着拔出大水管逃窜,出乎他意料,冼曼丽双腿一夹,夹住了乔元的瘦腰,催促道:「阿元,动啊。」
  她自个先动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